在一些人眼中,美国是当代“自由贸易”的典范,只是本届美国政府以“美国优先”为原则实施贸易保护主义,让美国经营多年的自由民主形象尽毁。

一名法国人讲述亲身经历的书籍《美国陷阱》却揭露了一个真相:早在特朗普执政之前,美国司法部就在反海外腐败、违反制裁的伪装下,连续十几年通过起诉欧洲高科技公司的高管、给公司开高额罚单的手段,与美国公司合谋,成功打击甚至瓦解了欧洲多家大型跨国公司。

这名法国人叫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他曾是被称为法国“工业明珠”的阿尔斯通公司的高管。2013年4月14日,他在纽约转机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美国司法部指控他在2003年前后在印尼行贿当地官员,涉嫌违反美国的《反海外腐败法》。他同时被起诉多次洗钱、腐败同谋等10项罪名,最高可被判处125年监禁。皮耶鲁齐最后以认罪换取从轻发落。

如果故事仅止于此,那仅仅是个美国司法“长臂管辖”的案例。奇怪的是,美国接连逮捕了阿尔斯通5名高管,似乎不追究到阿尔斯通首席执行官誓不罢休。2014年,仍在狱中的作者得到一个惊人消息:阿尔斯通准备出售其70%的业务,将所有能源电力业务以约13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皮耶鲁齐经过调查发现,通用电气经常向美国检察官提供公司高薪管理职位,因此与美国反腐败部门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从2000年起,通用电气收购了4家受腐败案牵连的公司,阿尔斯通是它的第5个猎物。

阿尔斯通公司负责制造和维护法国境内58座核反应堆的汽轮发电机以及75%的电力生产设备,还为戴高乐号航空母舰提供推进汽轮机,拥有让全世界羡慕不已的技术,如此一家具有战略意义的公司要被美国收购,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然而,通用电气采取灵活的谈判手段和强大的公关攻势,让彼时信奉“自由贸易”的法国社会党政府动摇了。美国司法部也再次出手,宣布对阿尔斯通实施7.72亿美元的巨额罚款,让公司面临极大的财务压力。

2014年6月21日,阿尔斯通公司核心业务被迫出售给通用电气,公司业务只剩下轨道交通,沦落为徘徊世界500强边缘的中型公司。

《美国陷阱》中皮耶鲁齐个人、法国企业和国家利益三重损失的悲剧,让我们认识到,在美国霸权主义笼罩下,世界丝毫不平静。我们必须看清当下国际关系的残酷性,很多经济问题背后都是政治问题。

也许,彼时的法国政府看到了美国司法部和少数工业巨头的合谋,却无力揭穿,也无力反抗。毕竟,法国的GDP不足美国的1/7,美国每年的军费是法国的10倍以上。强大的国力才是个人、企业的安全保证。

 

法国“工业明珠”为何落入美国通用之手,《美国陷阱》揭秘背后的政府之手

 

2015年9月8日,欧盟竞争监管机构欧盟委员会宣布批准了美国通用电气(GE)公司对法国阿尔斯通(Alstom)电力和电网业务的收购交易。同日,美国司法部也批准此项交易进行。至此,这笔历时一年多、耗资124亿欧元的世纪收购案最终通关。

阿尔斯通成立于1928 年,被称为法国工业界明珠,属于法国的国宝级企业。在能源领域,阿尔斯通有多项世界数一数二的产品或技术。据报道,阿尔斯通早在2004年就陷入财务危机,并接受过法国政府救助,2008年经济危机中它又遭到了灾难性打击,此后虽通过大规模裁员和出售旗下资产方式试图补救,却不能止住下滑趋势,到2014年公司再陷破产危机。为此,公司寻求与美国GE公司洽谈收购方案。双方一拍即合,于2014年4月向法国政府申请并对外宣布。之后,虽有德国西门子和日本三菱公司参与竞购,但GE迅速调整战略,提高了收购价格,并向法国政府承诺不裁员和保证法国能源独立,同时配合舆论手段打击对手。两个月后,阿尔斯通内部邮件宣布董事会接受GE公司收购。

围绕这笔世纪收购案,一直有“阴谋论”的说法。阿尔斯通公司前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奇以亲历者的身份与记者马修·阿伦今年初出版的《美国陷阱((LE PIEGE AMERICAIN))》一书,就揭露了美国政府把原本用于打击匪帮和勒索犯的那套东西用在外企高管头上,整外国企业不正当竞争的“黑材料”,对企业进行天文数字的罚款,逼着后者达成和解,帮助美国企业打垮或者吞并国际竞争对手的内幕。

皮耶鲁奇的噩梦是从2013年4月14日开始的。当日他一抵达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就被联邦调查局逮捕。这位法国人知道,自己的东家与GE在全球市场竞争得很激烈,所以他们也被美国司法机构盯上了。然后,他像动物一样,被穿上橘黄色囚服,铁链压在胸口,镣铐锁住手脚,无助、绝望地被关在了一间戒备森严、关押暴力罪犯的监狱里。

美国检方给了皮耶鲁奇两个选择:一个是坚持不认罪并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这条路会很危险,因为刑期会很长,而且审判准备工作将至少历时三年,各种费用支出也至少要数百万美元。另一个是承认有罪,与美国当局合作,则只需再待几个月就可以出去了。2013年7月,皮耶鲁齐决定部分认罪,这只会让他被处以最多6个月监禁,而且刑期大半已经服掉了。尽管如此,他还是被继续关押了一年。此后,从2014年6月到2017年10月,又经历了三年多的保释期。然后又入狱一年,直到2018年9月才出狱。

被美国方面扣押的第一天,皮耶鲁奇就已心知肚明,自己只是“经济人质”,美国人最终“围猎”的目标是GE的最大竞争对手——阿尔斯通。在电力生产方面,几乎GE的所有国际竞争对手都曾经被美国司法部起诉。阿尔斯通是第五家被GE收购的同时也被美国司法部门指控腐败的公司。他甚至猜想,是GE将阿尔斯通惯用做法的信息提供给了美国司法部,又或者GE只是趁阿尔斯通处于不利局面,特别是阿尔斯通首席执行官柏珂龙受到起诉威胁时坐收渔利。而他自己的监禁和审判日期一延再延,一方面是防止他把消息泄露给记者,或者通知法国政府,另一方面是为了威慑并保证柏珂龙能够在位履职,完成与GE收购交易。

为了自救,皮耶鲁奇自学成才,成了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专家。该法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生效以来,一度受到美国业界的质疑,认为这将令他们在国际市场处于不利地位。但1998年修改后,此法具有了域外效力,成为了美国干涉他国企业、发动经济战的神兵利器。外国公司只要用美元计价签订合同,或者仅仅通过设在美国的服务器收发、存储邮件,都有可能被美国政府追诉。1977至2014年间,只有30%的调查是针对非美公司的,但它们支付的罚款占到了67%。过去四十多年间,美国司法部从未在石油巨头或国防业巨头的交易中挑出毛病。皮耶鲁奇戏谑说,我们该如何想象这些美国巨擘是唯一无需支付巨额佣金,就能成功签订处于高度敏感领域合同的呢?

皮耶鲁奇表示,美国建立了一套弹性的系统。在上游,美国利用强大的情报武器获得外国公司签订的大额合同信息;在下游,它动用复杂而严密的法律武器对那些不遵守规则的公司提起刑事诉讼。事实上,美国总检察长埃里克霍尔德曾经赤裸裸地表示,“任何损害我们经济的个人、公司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皮耶鲁奇直言,美国已经悍然发动了地下经济战或者法律战。如果外国政府对此无动于衷,则本国企业就坐等被掠夺、被蚕食。他保释期间和出狱后,积极致力于提供这方面的咨询服务。

当然,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当2000年9月法国与其他已经行动的国家一样,承诺向国际腐败行为发起斗争后,通过中间人支付佣金的做法已不被允许。但阿尔斯通实施的所谓新流程并非真正收手,而是表面上认认真真走过场,背地里贿赂行为更加隐蔽。2009年底,美国司法部就此启动了第一轮调查。阿尔斯通表面上让美方相信他们会合作,但操作中却阳奉阴违。当美方发现被愚弄后,终于由警告变为猛烈进攻。皮耶鲁奇和其他三位员工由此成为阿尔斯通策略的“牺牲品”。最终,阿尔斯通也在面临巨额罚款、濒临破产的情况下,不得不与GE签下了城下之盟。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19年2月5日,法国财长在一份声明中称,在2015年收购阿尔斯通能源业务时,GE承诺将法国已有的就业岗位至少保留3年,并在2018年底前创造1000个新岗位。但时至今日,GE仅净增加了25个工作岗位,因此要面临5000万欧元的罚款。或许GE完成对阿尔斯通的肢解后,其最终命运就已注定了。

《美国陷阱》告诉了我们一个不同版本的跨国并购案真相。这反映了西方司法制度的虚伪与丑陋。联想到中国企业在欧美市场面对的困境,其背后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陷阱呢?对于中国企业来讲,至少能够做的是,知法守法、自我保护,这也是行走国际市场的“必修课”。

 

中国会不会出现阿尔斯通

差不多十年前读过《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描述美国中央情报局如何搞垮一个国家的经济,跌宕起伏的情节远比小说精彩,可信度往往被当作阴谋论的小说对待。

这本《美国陷阱》描述美国司法部如何通过海外反腐败法案配合美国工业巨头肢解世界级的竞争对手,相对于司法部相对于中兴的重罚以及孟晚舟的被捕,还真是异常的应景,经济战争背后的大国博弈,在美国主场优势的游戏规则面前,脆弱不堪。在新闻和伊梅尔特传记的中有印象通用电器收购阿尔斯通,另一种视角描述出来,耸人听闻,触目惊心。

当然,作者作为阿尔斯通前中级管理者在尽力开拓自己在贿赂中的直接责任以及在美国司法体系缺乏基本的公平公正的前提下被迫屈服的认罪交换进行开脱,值得更多的信息源佐证,不过关于美国司法程序公正,操纵下的认罪交易,在法官、检察官、律师角色利益最大化,以及阿尔斯通与美国司法部的认罪协议谈判,以及通用电气与阿尔斯通交易的运作背景下的谈判,作者显然成了牺牲品,无助、愤怒,可以理解。

美国司法体系中,检察官出于正义或出人头地,利用司法部近乎无限的资源,利用经济,程序,正义上的压力,通过司法交易,利用认罪,威胁,审判各类手段迫使能够抓到的人妥协,进一步扩大事态范围,直至致命一击。

作者开始的不妥协寄希望阿尔斯通施以援手,寄希望自己的无辜可以逃脱牢狱之灾,不得不说很傻很天真,阿尔斯通高层在原有的阳奉阴违之后,在逐步收紧的口袋面前,ceo正在通过出卖国家和股东利益的手段,希望与司法部达成和解,这个交易的代价是法国工业的沦陷,可喜的是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竟然是支持交易的吹鼓手之一,不知道是天真还是为了一己私利置国家与不顾。阿尔斯通的ceo成功肢解阿尔斯通卖给通用电气之后,不但未受追责还获得400万欧元奖金,这个世界在作者看来是多么的心有不甘。

而律师的表现尤其值得称奇,目的不是无罪辩护,而是说服作者做认罪交易以期实现利益最大化,倒不能说,未从当事人的角度出发,只是衡量了所处的布局和环境,也许真的是最佳解决方案,棋子要有棋子的自觉。

作为司法体系的角色轮换,这也是美国让人咋舌的环节,检察官,律师,法官还能角色互换,通用电气大量雇佣前任检察官,在司法部以海外反腐败法案为由猎杀阿尔斯通案中游刃有余的实现了对最大竞争对手的猎杀,制定好游戏规则,在游戏规则内实现利益最大化,真的是厉害。

而美国司法部的程序透明和文书公示,又表明规则的重要性,作者精研相关案例,以此为契机,反而开战了欧洲反腐败法案合规咨询的业务,不得不说交易是在透明游戏规则下进行的,不是暗箱操作,虽然冤枉可能发生,有人会被牺牲,子乌虚有也需要在认罪交易中自承其罪,类似威逼利诱成招,可还是要程序正义。

可见经济战争的布局和谋略是精英阶层的摩擦与共识,谁说美国人直来直去,没有那么多弯弯绕,谁说美国人正直,正义,简直是幼稚的可笑,厚黑的简直一塌糊涂,所以贸易战和经济战还真是软肋遍地。海外反腐败法案主要针对的是海外巨无霸,欧洲盟友都不放过,中国巨头早就被盯上了。

作者的着力点还是落实在美国海外反腐败法案游戏规则制定的影响上,欧洲出台相应的法案,遵从游戏规则首先是要设立游戏规则的主场,所以那些话说要遵循普世价值观,要在美国游戏规则下公平竞争的言论简直不要太可笑。价值观有些是可取的,游戏规则也是要制定的,不受制于人是基本要求,可惜的是没什么牌可打,货币体系的竞争不如人意,普世价值观的文化差异巨大,技术的能力,从阿尔斯通所有邮件作为证据来看,情报和监控已经无孔不入,差距也相当明显,但现在明显的是,韬光养晦别人未必给你机会。四面楚歌,是比较真实的写照。

再看中兴事件,没走到阿尔斯通那一步,前期的情景也似曾相识,华为在孟晚舟事件中也看到套路的影子,贸易战背后也没那么乐观和简单。了解美国同仇敌忾的国家体系运作的司法经济战,这本书极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