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8月24日报道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8月21日发表了题为《特朗普第二个任期可能会对民主实验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的文章,文章认为,除了特朗普达到又失去的低失业率之外,他的总统任期将作为肆意妄为的连续的悲剧性破坏进程被载入史册。相关内容摘编如下:

在下周缩减规模的共和党大会上获得提名后,特朗普总统将向美国人民提出这一论点:如果你们再次选我,我会让形势再次大好。

选战基于两大谎言

要想在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和我们有生以来最大幅度的经济衰退中寻求连任,现实地讲,这可能是他仅剩的论点了。但是,这是基于两大谎言,就一位在总统任期内说谎超过两万次的总统而言,倒也合情合理。

其一是,这个国家、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尤其是他本人,都是新冠肺炎的无辜受害者。事实上,他自己的疏忽、无知和不当行为把对任何一位总统而言都很艰巨的挑战变成一场全国性灾难。

其二是,在病毒来袭前,他的履历有值得赞许的地方。诚然,奥巴马总统执政时期开始的经济增长一直在以差不多的缓慢速度持续。特朗普实现这一增长的手段是将美国的赤字和长期债务提高到创纪录的水平,还实施了给富人带来莫大好处的减税措施。

然而,除了特朗普达到又失去的低失业率之外,他的总统任期将作为肆意妄为的连续的悲剧性破坏进程被载入史册。美国的世界地位,对盟友的忠诚,对民主价值观的承诺,宪法的制衡,对理性和科学的信仰,对地球健康的关切,对公共服务的尊重,对文明和诚实辩论的信念,对需要帮助的难民的“灯塔”作用,对平等、多样性和基本尊严的渴望——特朗普将它们全都付之一炬。

四年前,本报在这个栏目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举动,我们告诉你们,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会支持特朗普担任总统。我们说,他“因为特殊原因而没有资格”担任总统。

我们警告说:“特朗普的诋毁和分裂政治可能会损坏维系多样化国家的纽带。他对宪法准则的蔑视态度可能表明,美国两个世纪以来的制衡实验比我们所知的更加脆弱。”

 

抗疫不力民众遭殃

特朗普四年前在大会上宣称:“我一个人就能搞定。”结果如何?

正如专栏作家迈克尔·格尔森提到的那样,他的竞选活动基于这样一个前提:奥巴马及其所有前任都搞砸了,一切都糟得不能再糟——专业知识和道德领导作用不仅无关紧要,而且是不利因素。

以最客观的标准(股市指数是个例外)来衡量,如今的情况更糟。

美国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超过其他任何国家。即便将人口因素考虑在内,美国的死亡率也是德国的将近五倍,是韩国的将近100倍。

这些都是事实。这是现实。过多的死亡和患病人数都是特朗普领导失败直接造成的。

在数月时间里,他原本可以让国家做准备,但坚称病毒会自行消失。

现实击溃这种无稽之谈后,他允许政府专家指导了全国几个星期。但是,随着美国开始取得一些进展,特朗普更担心其连任前景受到影响,而不是人命,他开始敦促美国人不要理睬专家的建议,解封他们的州,完全不必注意戴口罩或者保持社交距离。

结果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不必要的死亡,不可能真正重启。也许最可怕的是,即便是现在,也没有检测和重启的计划、专门知识和战略。在他的领导下,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再过一年、两年、三年,我们的孩子将仍然没法上学。

美国没有变得更安全

总统的首要职责是维护国家安全。如果说特朗普在国内失败了,也许他在海外的记录好一些?

在奥巴马过早抽身之后,他继续开展了摧毁“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行动。最近宣布的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的和平协议是向前迈出的一步。特朗普没有让美国卷入重大冲突。

但是,四年过去了,美国和世界都没有变得更安全。

已经进入第四年任期的特朗普将中国列为敌人,主要是因为他需要给大流行找个替罪羊,但也因为他希望这会给他一个竞选议题。

一个真正关注中国威胁的总统会投资美国的大学和科学,欢迎全世界最聪明的年轻人到美国学习和工作,与韩国、日本、加拿大和德国等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结盟。在每种情况下,总统都做了相反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他应该塑造民主的美德,但他再次采取了相反做法。特朗普诋毁自由媒体,嘲弄自由市场,喜欢侮辱而不是礼貌交流,蔑视法治,贬低真相,对国会、法庭和行政部门的合法监督不屑一顾。

2019年秋天,特朗普成为历史上第三位被弹劾的总统。众议院指控他为了个人政治利益而实施无异于勒索的行为:特朗普推迟了对乌克兰的军售和白宫会晤,目的是迫使乌克兰总统诽谤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

2月,参议院投票决定宣布总统无罪,参议员米特·罗姆尼是唯一坦承证据无可辩驳的共和党人。

结果特朗普反而变得有恃无恐,他在此后半年的所作所为表明,如果他获得连任,我们可以预料到他会无法无天。他扫清了不会按照他的意愿歪曲法律的美国律师;解雇各个政府部门的官员,而他们唯一的冒犯行为就是诚实地履行职责或者试图让政府承担责任;为了竞选连任,派出便衣军警镇压哥伦比亚特区和俄勒冈州波特兰的和平抗议者。

他试图削弱人们对民主本身的信心,谎称舞弊盛行,提出推迟选举的可能性,甚至暗示他也许不接受选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