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s: 30

们中国人,我相信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孔子和他创立的儒家思想。从小学到中学,甚至进入大学,我们的书本里总能找到一些与儒家思想有关的经典语句。甚至踏入社会之后,我们有些人都爱用儒家经典中相关的字句来激励和要求自已。比如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再比如说“人不知而愠,不亦君子乎?”,而在人生遭遇坎坷,事业不顺之时,就有人用孟子的“故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可见人民大众还是很喜欢儒家经典和它思想的;可见一个思想能够流传二三千年也是有些理由和道理的。

儒家思想和它的经典中或许有一些糟粕和与今天的社会发展不太能相配的不适宜的言论,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儒家很多经典和它所流传下来的思想对今天的人来说依然适用,认真研读和研究后依然收获颇多。例如儒家中的一个核心思想――五常。

五常”指“仁、义、礼、智、信”的五常之道,“五常”是做人的起码道德准则,此为伦理原则。

我们先说“五常”中的“仁”。何为“仁”?仁的意义有三种:

1,指人的特点。人不是一般的动物,与动物有着很大的区別。人有着超于大多数动物的灵性;人有着群居的生活习惯;有着动物们无法相比的团结。

2,指人的本性。人应该有人所具有的爱、善良、羞耻、悔悟、改错、感恩,等等,这些动物所不具有情感和品德。

3,指人的责则。人应有人该有的责任和遵守的规则。因为人被古人称为“万物之灵”,既然是万物之灵,就有呵护这世上万物的责任;就应尊重万物,遵守与万物和睦相处规则。

今天我们再来回顾“仁”的意义,我们有没有发现?仁的三种意义中,除了第一种我们还保持着一个人的群居形式外,其他似乎都弄丢得差不多了。

我们现在很多人,丢了人应有的善良,无耻的事做了不少,也从未想过要什么改正,反而越来越觉得那是理所当然;我们现在很多人,人与人之间都在相互欺骗伤害,那管得了这世上的万物,更谈不上与万物和睦相处。我们残杀动物,我们破坏环境,弄得到现在人和动物都越来越不得安生。

我们是人,但我们在慢慢的失“仁”。

我们再来谈五常中的“义”。这“义”,事实上也有着二种意义:

1,“义”,是重情感,重承诺,重责任之意。我们平时常挂嘴边所说的“重情重义”,就是这个意义。这也是作为人应有的准则和品德。

2,“义”的第二种意义就是:知对错,勇帮人,不盲从。我们平时所说的“侠义”一词,里面的“侠”指的是本领和勇气,而里面所说的“义”呢?就指的知对错,不盲从。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人应有有所为和有所不为。

由“义”之义,我们再看现在社会。我们现在人,人与人的情感似乎越来越淡漠,这不单单和不太相熟的人,与朋友、同事、兄弟姐妹、甚至父母都如此了。人与人之间似乎都保留着一层隔阂,彼此都在防备着什么?可以说在“义”的情感方面,现在的我们出了很大的问题,我们现在很大一部分人为了“利”而忘了“义”或者说丟了“义”。

而在另一层“义”的意义上,我们现在人做得也不够好。比如,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对路上的老人摔倒,对公共场合的犯罪行为,越来越不敢表现“义”,去扶起或阻止。这除了怕被人讹诈和报复外,事实上也有一种“事不关自,高高挂起”的想法,而现在社会所出现的个别讹人和被人报复事件真好给了我们一个不“义”的借口。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有的人在其他一些事上却表现出了“义”来。例如,现在社会由于个人生活水平的提高,私人汽车不断增加,酒驾事件也越来越多,很多的酒驾者被抓住后,却表现得很“义”,居然敢明着和交警武斗,伤人;再比如,有人为了表现自己有多横,居然当街用长刀砍人,这不知对错的勇,能说它是“义”吗?显然不是。这是不义,这是浑。

现在社会还有一种自以为是的“义”:比如,有几个好朋友,其中一二个人染上了吸毒,为了某些目的,很“义”气的拉上未吸毒的朋友和他们分享吸毒的“快乐”,而那几个原本未吸毒的又很“义”气的加入了这个吸毒队伍,还自认为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义”,也就是哥们义气。这是“义气”吗?这是盲从,自甘堕落。

我们再来说“五常”中的“礼”。“礼”,也有二个意义:

1,指的是“明礼”。何为“明礼”?就是明明白白,每个人都应该有的,懂的“礼”。比如,作为子女,你应该孝敬父母;作为晚辈,你应尊重长辈,长者;作为老师,你得尽心传授学生学问;作为学生,你也要懂得尊敬老师,感恩此传授……,如此种种之举,应属“明礼”。就是作为一个人,应该明白的“礼”,应该去做的“礼”。“明礼”,就和人应有的天性差不多,无需说教,属出于人性自然。

2,另外一层意义的“礼”,叫“礼法”。“礼法”之“礼”与“明礼”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礼法”,带有规则和法律的意义。对一个人来说,是带有一定的约束性的。比如,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你就得遵纪守法;如果你去了他国,你也得遵守他国的规则和法律。这就是“礼法”,合乎“礼”也合乎“法”。

知道了“明礼”,明白了“礼法”的意义,那么我们再来说说现在社会在“礼”上所展现出来的景象。

说实在的,我们现在的社会,涌现出了大量的“失礼”现象。很多人,不但“明礼”不太愿意遵守,就然带有一定约束力的“礼法”也不放在眼里。比如:我们很多已成年的子女,不但不孝敬自己的父母,还把“啃老”之举当成了理所当然,可为厚颜无耻;还有我们现在的社会,竟然出现了不少老师在正式课上不好好为学生上课传授知识,反而在课外以辅导之名,办辅导班获取学生家长血汗钱。此举可以说是借正经之名行苟且之事,无耻之极。还有更过分的:有某些老师居然借辅导学生之名,对学生做出猥亵行为,可谓禽兽不如。

再比如:有的导演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对一些女演员许下“好处”釆取“潜规则”,而更令人不解的是有的女演员甘愿被潜规则,甚至主动的寻求潜规则。我想这不能说是“礼上往来”吧?此类同样的是无“礼”之举,有失“礼法”,是禽兽似的无耻行为。

除了以上情况,在“明礼”上失“礼”的,我们还有不少:从想方设法的“碰瓷”行径,到做小三小四的人不以为耻反而为荣,从互帮互助朋友的之情演变成推崇插朋友二刀……那一样还把“礼”放在眼里。

说了有关现在人失“明礼”的行径,我们再来说一下某些人不顾“礼法”的事。

我们之前提到“礼法”是人自已制定的规则,实质上就是从“明礼”上廷伸出来的,在“明礼”基础上而制定的,具有一定约束力的规则和法律。违反了,按要求是要受惩处的。但即便如此,近年来社会上还是可谓“大犯虽少,小犯不断”。比如:从随地吐痰到乱闯红灯;从损坏公物到损坏文物,其后者甚至到了“名扬海外”的地步。

再比如:有的人明明从祖至今都是中国人,只因自己现在有幸多了一张绿卡,就忘了祖失了宗,做出伤害国家国人之事;再有丈夫明明偷盗犯法,妻子却帮忙处理脏物;还有的人明明自己乘车过了站口,却抢夺司机方向盘,甚至撕扯司机要求急停车,这后者在重庆所酿成的悲剧至今令人痛心疾首。

在“礼”上,现在的我们必须要承认一个事实:它比多年前乱了很多,失“礼”了很多。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的找回人性中应有的“礼”和我们应该遵守的“礼法”。

人无礼则不生,事无礼则不成,国家无礼则不宁――荀子。

一个不懂“礼”不遵“礼法”规则的社会,危害极大,此后果真的会很可怕。

我们今天再来说一下“五常”里的最后一个字――“信”。“信”的总义是表示信用,但它还有引伸而来的二个意义:

1,对自已的要求。比如,作为一个人,无论男女,你生活在这世上,无论是在生活工作中还是在与人交往中都要讲究信用。在帮人干活或在单位工作中,无论有没有人监督都应该很好很认真的干完别人所托的活,很好很认真的做好本职工作。这就叫对他人负责,也是不负信任。

2,对他人的要求。比如,我们为什么信任国家类银行?并不是因为它规模大,并不是因为它人员多,也并不是我们与它熟识,而是因为有人监管它要求它不失信于民。对于投资基金和投资机构,人们对他们的要求也是一样。这种形式叫信托,对他们经营形式,行为及整个营业过程唯一信任的做法就是监管监督。原来某些时候,监管监督也是信任的一种形式。

在这个世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相互的,只有我们每个人在与别人的交往中做出值得信任,才会迎得别人的信任。这叫诚信。

同样,在这个世上,我们在与他人或机构接触时,我们也要擦亮双眼,看清对面的人或者机构是否值得信任。因为真诚的心只有托付值得信任的人或机构才不会变辜负。这叫信托。

说完“信”的意义,我们再来看当今社会。可以说:当今社会,我们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所展现出来的失信现象比较严重。

无论你承不承认,我们身处现在的社会己经到了处处“小心”的严重地步。例如:开车出门,你得小心被人“碰瓷”;不开车出门,你得小心自己的善心好意被假乞丐利用,被好意去扶一把的摔倒者所讹;交个朋友,好怕被朋友给拉下水去做骗人的传销;交个女朋友,好怕是酒托;找个男朋友,好怕是骗财又骗色的。

出去找份工作,好怕被黑中介给诓;有了工作后,偶尔想出去旅游一下,又好怕被旅游公司给坑,不是逼你中途再加价,就是多添几个自己不需要的“商场游”。

投个资,好怕被一些机构和公司骗得血本无归;借人钱,又好怕碰上不值得信任的“老赖”公司和个人。

就然你不出门,接到的无数骚扰电话,都是想方设法要诈骗你钱财的。

……

现在的社会给人的感觉是“处处坑,处处在坑人”。有人或许会说:我们可以小心谨慎些啊?可是我想说:“我们是应该让诚信,信用,良知行遍天下,还是让讹诈,失信,无良知者布满天下?”

我们要明白,古人至所以会把这个“信”放在“五常”的最后一位,是因为它是我们为人处世的最后一道关口,一旦完全失守,人类将变得混乱不堪,灾难不断。

我们今天把人类最初最低的行为标准“诚实守信”设为现在的最高标准,这并不是一件值得炫耀夸奖的事,这是一种悲哀,是一种人性的沉沦落迫。

今天的我们必须要重新思考人类自己本身的问题了。无论是从现在的教育,还是我们平时的为人处世和对待这个世界万物的态度和做法,我们都得要重新思考。因为若不如此,再在现在越来越失信的基础上向前一步,便是“人祸”,也是灾难。